民办幼儿园为何“退费难”

社会 2020-7-6 红锦网



  当前正是各地幼儿园秋季招生报名如火如荼之时,但近来部分未返校民办幼儿园退费难问题却让家长“闹心”。此前教育部已对疫情防控期间相关问题作出要求,但仍有部分民办幼儿园存在违规收费、不依规退费问题。


  相关幼儿园“退费难”问题根源何在?纠纷背后有哪些风险?如何促成家、校、社会多方共赢?新华社记者展开调查。


1126198770_15939639204211n.jpg


  聚焦纠纷:仍有民办幼儿园“顶风”违规收费


  “幼儿园班级,退还本学期保教费的60%……”北京市新英才学校近日发出的退费通知内容引发部分家长不满。


  “上学期我们就预交了下年保教费11万元。这学期孩子一天学没上,幼儿园却要收取40%。”学生家长王女士说,家长在本学期开学前就提出了退园,按照合同约定应100%退费。另一位家长张女士说,她于今年3月预缴了16.8万元保教费,提交退费申请后至今未收到退款。


  校方表示,疫情期间学校仍有维护运营、后勤服务等开支,因此不能全数退费。


  此外,张女士告诉记者,学校还以运营保健室、设备折旧、保险费用等名义向学生收取“杂费”每人4000元。“孩子都没到园,费用从哪来?”经粗略计算,相关费用金额达数百万元。


  校方还建议家长不要申请退回预交保教费,否则下学期将无法享受相关优惠。


  记者了解到,不仅在北京,成都、合肥、呼和浩特等地也存在民办幼儿园特别是民办非普惠园退费难问题。有幼儿园仅退还本学期学费的50%至60%;还有的不予退费,直接充作下学期学费;另有部分则口头承诺退费,实际以疫情期间尚未办公、账上没钱等理由反复推迟退费时间。


  此前,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曾发布预警,强调未开学或未开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教费),未住宿不得提前收取住宿费。已按学年收取的住宿费,应根据实际住宿情况合理确定退费办法。学校不得借疫情防控名义擅自增设收费项目、扩大收费范围、提高收费标准,违规乱收费。


  透视原因:民办园“退费难”的多重因素


  记者梳理发现,除教育部要求外,北京、天津、山西等多地教育部门对退费相关问题进行了规范。专家认为,“退费难”问题有其深层原因。


  首先,被主管部门明令禁止的民办幼儿园预收费“痼疾”仍存在,增加了退费风险。“虽然教育部门规定保教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但多数私立幼儿园仍实行学费预缴制、预收入园押金(即名额费)等方式来稳定生源,加快资金回笼。”一位民办幼儿园园长向记者透露。


  另外,疫情期间,家长与园方常围绕“上网课到底算不算孩子上了课”发生争议。有部分园方以给孩子“上了网课”为由,不予全额退款。


  记者还发现,“经营难”加剧了民办幼儿园“退费难”。


  据了解,此次疫情中,民办幼儿园特别是民办非普惠园的生源受影响较大。一些地方复学后,不少家长因安全、经济等原因退园,导致招生情况普遍不理想。


  记者在成都市天府新区、成都市高新区发布的2020年幼儿园小班招生空余学位名单上看到,最多的空缺学位数达130多个。往年需要提前一两年“占位”的几所热门民办园,今年普遍空缺二三十个名额。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原副会长、学前教育专家杨志彬告诉记者,民办幼儿园特别是民办非普惠园当前经营困难问题十分突出。


  成都一名办园者王女士称,据当地标准,民办普惠园能享受政府给予的更多相关补助,不少因此解了燃眉之急。但民办非普惠园能享受的补助则非常有限,她开办的一家此类园虽然能享受减免5个月社会保险单位缴费等优惠,但仍难维持经营。


  “咬牙撑到9月,如能正常开园,就还有生机。”多名幼儿园举办者表示,但若疫情导致秋季开园招生情况不佳,机构萎缩甚至倒闭恐在所难免。“现在手里多一分钱就多一分希望。”


  寻求共赢:切实维护家长权益支持民办园渡过难关


  多名专家表示,民办幼儿园直接关系到我国幼儿就学率高低。据教育部数据,当前民办幼儿园幼儿在园人数超过2600万人。


  “民办学前教育承担着全国55%在园儿童教育和培养的任务,这其中一大半又是民办非普惠园。”杨志彬表示,如果民办幼儿园特别是民办非普惠园因阶段性经营困难大量关停,将可能直接损害适龄儿童就学的重要权利。“应设法帮助民办园渡过难关,避免给家长和社会造成更大损失。”


  对于维护家长合法权益,北京朝阳区律师协会副会长、律师万欣认为,园方应根据主管部门规定将预收取的保育、教育、伙食费、杂费等相关费用退还至学生的监护人。“园方困难应合理考虑,但不能违法转嫁给家长,这是寻求共赢的基础。”


  对于家校之间的法律纠纷,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邓青菁认为,网课等灵活方式授课确实提供了教育服务,园方亦可据此与家长再行约定收取适当费用,但不应认为是履行了原合同。山西省教育厅等多部门明确规定,“学校通过在线教育、疫情结束后补课等方式完成教育教学计划,可不退学费”这一规定“不含幼儿园”。


  对于部分民办幼儿园经营难,杨志彬建议对相关民办园的补贴应更多倾向以学位数、教师数等为依据实施。


  成都市锦江区小天使幼儿教育集团董事长冯流英等人建议,疫情期间有关部门应加大对民办非普惠园的金融支持,拓宽相关机构贷款路径。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切实维护学员家长合法权利的同时,政府应考虑为相关幼儿园提供更具长期帮扶效应的措施,这样更有助于维护社会教育资源的系统性稳定。


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周晏如

相关新闻

RELEVANT
  • 网红“U型公路” 发现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旅行不止有诗和远方,还有文明与守法。
  • 时评|重大案件信息公开别“惜字如金”
    从细节可以管窥政风,重大热点案件的处理,在一定程度上关系到地方形象。
  • 阅卷人泄露高考作文被问责,满分作文还会被崇拜
    别让“满分作文崇拜”的套路迷了高考考生的眼。
  • 反诈中心揭网络交友诈骗套路
    警方提醒,网恋须谨慎。
  • 没“钱”途?学考古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这门学科虽然充满挑战,却十分年轻,人人都有机会做出突破性的贡献。
  • 未如期选择或批量转换,你的房贷“换锚”谁做主?
    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中,存量房贷“换锚”给了客户一次选择权。
  • 野生不足300株 极危兰花的“拯救之路”
    这是在江西境内首次发现大黄花虾脊兰的踪迹。
  • 雷电来袭,这份防御指南请查收!
    雷电预防指南。
  • 录取通知书来了!哪一款是你的最爱?
    快来一起看看,哪一款是你的最爱?
  • 世界大象日|直击“追象”现场
    直击“追象”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