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蒲良培愿用一生兑现入党誓言

热点 2019-7-19 红锦网

1c1b0d134e881e9b57e249.jpg


  蒲良培精彩语句


  我这一辈子,没给国家做什么大事,那就尽量把小事做好吧。


  那啷个一样嘛!以前我确实怕当兵,但现在是参加人民军队,我就愿意当!


  我小时候家里穷,就读了几年私塾。现在国家强大就要靠有知识的年轻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没得钱就不读书啊!


  我是军队的人,当然要捐献给军队的医院。


  入党宣誓的时候,我说过“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我这一生就是要兑现我当年的入党誓言。


  在朝鲜战场负伤立功,回国后由陆军转隶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退休后49年来不间断资助26名贫困生达17万元。最近,他还填报了遗体捐赠表格,在去世后捐献自己全部器官和遗体……


  “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是一句入党誓词,老兵蒲良培穷尽一生都在为兑现这一句誓词而努力。


  苦孩子看见了希望


  “我这一辈子,没给国家做什么大事,那就尽量把小事做好吧。”7月14日,一个星期天,88岁的蒲良培回忆曾经走过的路,话语间全是云淡风轻。


  与这份云淡风轻截然相反的,是这位老兵波澜壮阔的一生。


  1931年,在四川省西充县一个贫寒之家,蒲良培出生了。在此之前,蒲家已有4个儿子。他的出生曾经带给这个家巨大的喜悦,但这份喜悦后来就变成了巨大的恐慌。


  “我从十二三岁开始,就一天到晚在躲那些抓壮丁的人!”蒲良培整个少年时代,都被“抓壮丁”的阴影所笼罩,以至于他半个多世纪之后忆起这段时期,依旧充满苦涩。


  蒲良培还年幼时,大哥、二哥、三哥先后被抓壮丁。等到四哥被抓时,蒲良培已经开始记事。“当时我四哥全身长着疥疮,走路也不大行,但是来抓壮丁的人居然把他抬走了。”蒲良培回忆。


  等到蒲良培十五六岁时,他自己也开始到处躲抓壮丁。最危急的一次,靠着大嫂把他塞到床底,才勉强躲过。


  “我躲到父亲工作的盐井,躲到表哥做活的地方,躲到一切可以躲的地方去。”蒲良培就在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里,一天天长大。


  1948年底,蒲良培的家乡来了一个奇怪的老师。这个老师带领青少年上夜校、讲革命道理之余,还组织大家成立了“代耕队”,帮那些家里缺劳动力的穷苦人家耕地。蒲良培至今觉得那个老师身上充满了某种“魔力”,自己就是愿意跟着这位老师,听他讲山外边的革命烽火。


  “穷人不该总是受穷,要团结起来找出路。”这些朴素的理念,成为了蒲良培心中的火种,这火种散发的光芒,极大地驱散了他少年时代对抓壮丁的恐惧。


  “我愿意当兵保家卫国”


  1949年底,西充解放。蒲良培迎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那个时候,不晓得为啥子,就喜欢跟着穿军装的人跑。”刚刚18岁的蒲良培也因这份积极性,先是被选为征粮委员,后被抽去县里参加土地改革,最后又被调回乡里搞农会等等。


  1950年,已是民兵干事的蒲良培接到一个简单任务,与另外一个民兵干事一道去动员两位适龄青年参军。


  “还要动员啥子?不就要两个兵吗?我们两个不正好!”半路上,蒲良培忍不住抛出了想法。


  对方打趣道:“你原来一天到晚躲抓壮丁,还敢主动去当兵?”


  “那啷个一样嘛!以前我确实怕当兵,但现在是参加人民军队,我就愿意当!你是不是怕了?”蒲良培反将一军。


  嬉闹一阵后,两人打定了主意,掉转头直接朝区公所征兵处赶。


  “三十多里路哇,我俩是一路跑着去的。”蒲良培回忆,赶到征兵处的一个大坝子,上百人都在那里等,可就是不见征兵处的人出来。


  这一等,就等到了下午日头西斜,终于出来了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扫了一眼大家,大声问了一句:“这回当兵,是要去打仗的,你们怕不怕?”


  “不怕!怕就不得来了!”蒲良培告诉记者,当时他喊的声音最大。但即便如此,干部模样的人还是充耳不闻,又转进去了。


  “前前后后问了我们3次。”蒲良培笑道,当时他还特别纳闷,后来才醒悟过来“那是对我们的考验。”


  当时,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已经开始,征兵干部也早已明言,此番征兵就是为了补充赴朝参战的兵员。


  “我那是去保家卫国,不怕!”当问及当初怕不怕上战场时,蒲良培毫不犹豫地回答。


  沿着敌人炮火抢修电话线


  刚刚参军的蒲良培被编入志愿军第15军直属炮兵第9团三营电话班。他没预料到的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役正在等着他。


  1952年10月,上甘岭战役打响,15军作为主力参战。


  “战争比我想象中还要残酷。”彼时的上甘岭,几乎每天都被炮火反复覆盖,而蒲良培所在的电话班,承担着保证这场战役指挥通讯顺畅的重任。


  “有一天晚上,我们营与45师指挥所的电话线断了,上级下了死命令必须最短时间恢复。”接到命令的蒲良培和组长,抱起电话机沿着电话线查找。


  “到处都是爆炸声,为了不被‘一锅端’,我俩前后拉开了三十多米的距离。”那是一个令蒲良培终生难忘的夜晚。


  “一群炮弹飞过来了。”蒲良培再三强调,那真的是“一群”炮弹,多并且密集。危急关头,他下意识向一个炮弹坑跳去,再后来耳朵就听不见了。


  与蒲良培相隔数十米外的组长眼中,蒲良培是被火光彻底吞噬了的,但他仍旧抱着一线希望声嘶力竭地呼喊:“蒲良培!蒲良培!你在哪里?”


  不知过了多久,蒲良培才依稀听到组长的呼喊,高声回应:“我在这里!”


  “那么多炮弹,你还活着!”也难怪组长难以置信,事后蒲良培看了一下地形,再晚一步,他就冲到了河边开阔地;再晚一步,他也跳不进那个大弹坑。


  尽管还活着,但蒲良培头上、身上到处都在冒血,黑灯瞎火加上厚军袄,他也来不及看伤势,胡乱包扎一下又继续查线。


  “我们是随着敌人炮火延伸的方向查线的,也就是说跟着炮火走。”最终,电话断线被找到,通讯线路终于重新恢复。


  40多天的上甘岭血战中,蒲良培不仅负责通讯畅通,还要随部担负为上甘岭坑道内的战友输送给养。而了解那场战役的人,都清楚这一任务的危险性。


  “反正都打红眼了,不在乎那些炮弹了。”蒲良培在如此血战中,还动手做了一个小车,方便将挖坑道的土石运下来,此举获得了上级表扬。


  抗美援朝中,蒲良培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个人三等功3次,多次获得嘉奖。也正因为作战勇敢,蒲良培于1954年光荣入党。


  唯一一次向组织提要求是想继续工作


  从朝鲜战场撤回来后,蒲良培参加了炮兵学习,十几门科目中除了两门课是4分外,其他科目均为5分。或许正是因为其出色的学习成绩,从战场归来的蒲良培不仅没有复员退伍,反而续写了人生的辉煌。


  1954年下半年,空军部队挑选飞行员,蒲良培第一次体检时因太激动血压偏高,但在随后的第二轮选拔中,他成功通过。


  “在长春,我是航测团的飞行员,专门飞伊尔14飞机。”蒲良培由陆军转为了当时还异常少见的空军,开始了新的征程。


  此后的蒲良培,随着空军部队转战于全国各地。


  然而,当年战场上的浴血奋战还是给他的身体留下了重大隐患。


  1960年,作为飞行骨干的蒲良培,奉命前往上海接新飞机,却突发牙疼。本以为是小毛病,但随后经空军医院诊断:需要拔除全部牙齿。


  “一颗牙也不能拔!拔了我还怎么飞?”蒲良培发了平生最大的一次脾气,但严重的病情不容耽误,最终他被拔除6颗牙。


  拔牙后,身体不符合飞行员要求,蒲良培转为地勤人员。一名空军飞行员不能再驾机翱翔了,这对任何人都是一个重大打击,但蒲良培却说:“因为身体问题,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了,但我还能为党、为人民做一些细小的事。”


  此后,蒲良培服从组织安排,转战多个空军站场,任劳任怨地在每一个地勤岗位工作。


  1969年,蒲良培奉调到梁平县机场,但次年便因病退休。


  “我这一辈子就找过一次组织,希望为我解决点个人问题。”蒲良培这唯一的一次“找组织”,是希望能够继续工作,而不是退休。


  资助26名贫困生17万元


  退休后的蒲良培并没有闲着,他开始默默做一件他认为特别值得的事:资助贫困生。


  “你跟老爷子说别的事他都听,但是一涉及到资助贫困生,他什么劝都不听。”梁平县军休中心主任袁卫国说,他最怕蒲良培在这方面的倔强。


  事实上,早在1970年蒲良培退休的那一年,他就自己悄悄资助了一个贫困生。


  此后,这就成了蒲良培赋予自己的一项任务,一如当年战场上领受任务一般。


  “我给老人家细细算过一笔账:这些年,他至少资助过26名贫困生,资助款绝对不下17万元。”袁卫国说,这还是他花了好多年,每天一点点闲聊中从老人嘴里“套出来”的信息。


  “老人一生未生育,日子过得极其简朴。”袁卫国说,退休几十年来,老人多数时间都租房住,而家具就是一个衣橱和一个原来装粮食的柜子,还都是当年他自己亲手用木头做的。


  “退休49年了,老人家才买了一个沙发。”袁卫国眼中的蒲良培,生活上的简朴与某些时候的慷慨,形成了非常极端的反差。


  “我小时候家里穷,就读了几年私塾。现在国家强大就要靠有知识的年轻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因为没得钱就不读书啊!”蒲良培说起资助贫困生的事,平和的语调总是会忍不住高昂起来。


  对这些年来曾经资助过的贫困生,无论后来是否还与他保持联系,他一概不在意,他反复念叨的就一句话:“只要他们学好了知识为国家效力,我就对他们非常满意!”


  今年,蒲良培得知有一个高考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因家贫上大学有困难后,毫不犹豫又要直接捐助,最近几天总是不断跟袁卫国商量该怎样更好地资助那个孩子。


  “老爷子眼睛不好,看手机不方便,我就成了他和那个孩子之间的‘通讯员’。”袁卫国笑言,蒲良培有时候一天要问几回孩子的情况。


  被拒五次仍坚持要捐款十万


  在梁平区军休中心,蒲良培是“最省心”的军休干部,同时也是让人“最头疼”的军休干部。


  “最省心”是因为数十年来,蒲良培几乎未找过中心解决任何生活问题。相反,他还以极为严格的方式要求自己,不给组织添麻烦。


  早些年,蒲良培的前妻罹患癌症,每个月都需要花大笔医疗费。但他从没有让前妻用过自己一次公费医疗。


  袁卫国说,直到前妻去世,他都没向组织张过一次嘴。


  “其实为了给前妻治病,他把早些年一间挂在他名下的房子都给卖了。”袁卫国动情地说,老人的大公无私常常让人感动得想哭。


  袁卫国又说,军休中心最让他头疼的,也是这个时常让人感动得想哭的老人。


  2008年汶川地震后,蒲良培第一时间要捐款。但是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家里还有一个患癌症的老伴,梁平县军休中心一直在劝阻老人。


  “结果没多久我就接到了原县委组织部电话,说有一个老革命非要捐一千元特殊党费,问是不是我们这边的人。”袁卫国回忆,那天下着大雨,赶到现场一看到老人,他心疼不已。


  原来,因为县军休中心一直力劝,所以老人干脆自己打着伞悄悄去银行取了一千元,跑到了原县委组织部捐款,到达时浑身都是湿淋淋的。


  最后,谁也没能劝住老人,他坚定地缴纳了一千元特殊党费。


  2018年5月,袁卫国接到了时任梁平区民政局副局长徐登亮的电话,对方称:“有一个老革命抱着10万元现金到区慈善会要捐款。”


  “我根本没听对方说完,就直接问‘是不是叫蒲良培’?”袁卫国回忆,当时他下意识地就猜是蒲良培,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心急火燎地往慈善会赶。


  袁卫国心急火燎是有原因的——军休干部医疗费用采取的是先垫付再报销的政策,蒲良培捐赠那么大一笔钱后,今后要是生病治疗需要用钱怎么办?


  等赶到区慈善会后,慈善会工作人员赶忙将袁卫国拉到一边说:“这位老革命这都是来第五次了,前4次我们都劝回去了,他这回干脆把10万元现金都抱来了!”


  “这回我必须捐!捐给那些缺钱上学的学生娃娃!”蒲良培当时的意愿非常坚定,袁卫国怎么劝都不行。


  只为兑现入党誓言


  蒲良培抱着10万元现金非要捐,袁卫国为了老人将来的生活着想力劝,两个人就此杠上了。


  僵持许久之后,袁卫国很不情愿地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即先捐一半也就是5万元,剩下的一半选择合适的资助对象一对一帮扶。


  蒲良培在现场众人的劝说下,勉强接受了这一方案。袁卫国长舒一口气,心想总算是部分达成了劝说目的。


  “谁知道,老人家没几天就给我提出,了解到一个刚刚考上大学的贫困生,因此要立即开始一对一资助。”袁卫国苦笑道,剩下的那5万元一分不剩,全部捐了出去。


  “老爷子,你非得这么‘裸捐’到底啊?”袁卫国心疼地埋怨。


  而只有蒲良培现在的老伴邹惠斌,才能明白袁卫国“裸捐”的真正含义。


  原来,早在2016年底,蒲良培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安徽省地质矿产勘查局327队的大院里,相继有18位居民志愿加入遗体捐赠行列,这则报道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共鸣。


  2017年,蒲良培又瞒着其他人,在邹惠斌的陪同下,找到了梁平区红十字会,拿回了一份遗体捐献申请表。


  “要不是两位老人眼睛不好没法填表,这个事我们又被蒙在鼓里了。”袁卫国唏嘘道,当老人拿出那份遗体捐赠表格时,自己眼眶都红了。


  最终,袁卫国让军休中心的书记白霞帮老人填写了这份沉甸甸的申请表。


  当时可以接收遗体捐献的单位总共有3家,当白霞问老人愿意捐献给哪家单位时,蒲良培只是淡淡地说:“我是军队的人,当然要捐献给军队的医院。”


  最终,蒲良培决定去世后将遗体捐献给原第三军医大学。


  “不仅如此,老人家最后还特别要求,将自己身上所有可以用到的如眼角膜等器官,也全部捐献给需要的人。”袁卫国说,当老人最后签名的那一刻,他是偷偷抹了泪的。


  “入党宣誓的时候,我说过‘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我这一生就是要兑现我当年的入党誓言。”对于这一切,蒲良培的回答依旧是云淡风轻,甚至有一种完成使命般的轻松。


来源|重庆日报

责任编辑|周晏如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时间丨和平是人类的永恒期望
    2019年以来,习近平在多个重要场合阐释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理念和决心。
  • 习近平对军队老干部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全军老干部工作暨“三先”表彰电视电话会议在京召开
  • 习近平时间丨脱贫攻坚,习近平反复强调“抓重点”
    我们一起从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中寻找答案。
  • 【专题】致敬历史 展望未来
    回首40年,“晒”地方人大履职
  • 【专题】“两江四岸”展“新颜”
    “两江四岸”治理提升十大公共空间建设系列报道
  • 让孩子们享受到教育公平带来的实惠
    张玉梅为推动西夏区中小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不断向前发展默默地做着努力。
  • 实现安置户“楼上居住、楼下就业”
    张洪权所在社区工厂为安置户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解决了安置点近500人的就业问题。
  • 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6% 为企业减负
    降低费率,会不会影响养老金发放?
  • 着力于村综合能力发展提升
    窦玉全带领村民整治村域环境,全面打造响水泉广场,为村里以后的发展做好准备。
  • 那迪拜克·阿瓦孜拜克:“我的心离北京很近”
    虽然这里离北京很远,但我的心离北京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