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葛树下的广场作证

热点 2019-9-26 红锦网

timg (33).jpg


  一


  知道广场没竣工,我还是想探个究竟。


  站在黄葛树下,高墙不再,放眼望去,周围景象一览无余。


  上世纪60年代初,荣昌大南街拐弯处,一个婴孩的啼哭声窜出低矮的青瓦屋,在清晨淡淡的薄雾中萦回。


  不知父母什么表情,尖厉的啼声证实的是清贫之家又多了一张嘴。


  没几天母亲就下床干活了,居委会缝纫社是靠手脚麻利生存的。添了我这个老五,拼命挣钱成了母亲的全部生活。


  母亲说,那年夏天热得出奇。母亲有经验,太阳刚落坡,就急忙提桶水浇在黄葛树下,摆张凳子占着。这一大片从县政府高高的围墙里伸出来的树荫,是许多人争抢的纳凉宝地。


  浓密的树冠是我的天空,母亲的笑脸是我的世界。


  二


  这是一个老衙门,历朝历代的县衙植根于此。


  一进门,两旁几棵巨树遮天蔽日,如不怒而威的四大金刚。民国时期,右侧建了一排灰砖牢房,老百姓跨进大门,一股冷气嗖嗖逼人。墙内的黄葛树被列为省级保护古树,来小城的外地人必观之而后叹。


  县政府离我家大约二三百米远,门前街道宽敞,小伙伴们最爱来此跳绳、逮猫猫。


  大门口设有岗亭,无论谁站在那儿,我们这群小屁孩是绝不允许进入的。


  站岗的并不凶神恶煞,更没见电影里那种呼天抢地、猛擂鸣冤鼓的镜头。


  三


  在荣昌中学读高中时,县政府大门成了必经之地。深深庭院,时而枯叶满地,时而新芽嫩黄,时而碧绿遮天。


  命运之神似乎总眷顾少数,望着一个个好伙伴如春燕,衔一纸通知飞向远方。欣喜写在他们脸上,落寞刻在自己心里。


  寒暑假回来,最大的消遣就是陪他们把少年时的欢笑研磨在深深浅浅的红石板路上。


  偶尔在政府大门口驻足凝望,或叹一句:“在外面见过不少大树,就是没法跟我们的‘威武金刚’相比!”这时,不知谁提起儿时翻院墙的旧事来:刚冒出的黄葛苞嫩黄诱人,会爬树的上去偷摘了一大把,返身与小伙伴分享。


  那酸涩,至今想起还禁牙;那幸福,却荡在早已长满胡须的嘴上。


  上世纪80年代末,一个电影制片厂要拍一部关于解放战争的影片,我们县城成了不二之选。墙高院深的政府大院,明清风格的民房,写满沧桑的石板,哪里还需要其它道具啊!


  四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早已定居国外的小伙伴揪住我问:“红石板去哪儿了?那些白墙黛瓦的房子呢?”见过世面的他一会儿激动,一会儿又心生些许惆怅。


  走进政府大院,除了古朴的木楼变成冰冷的钢筋水泥外,大格局没变,黄葛树参天,高墙巍然屹立。


  新千年的钟声,似在催促散漫的脚步,敲打田园的悠闲,还是不满高墙依旧?


  县城发展呈几何级膨胀,高高的围墙再也抵挡不住出神入化的互联网。搬迁政府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市民们知道了,呼喊多听民意。新一届区委一锤定音:这里应该修建一座广场,黄葛树属于人民!


  几百年威严衙门,即将成为市民休闲的广场,这片沃土滋养的黄葛树,从此将为每个人挡雨遮阳。


  “小心!别撞着爷爷!”随着一道优雅弧线,滑冰的小孩停在了身边,胖乎乎的脸蛋透着天真无邪。


  环顾四周,没人。嗬,我成爷爷了。


  我的微笑映入清澈的瞳眸,掉进五十多年厚厚的时光,神秘的时空幻化成一张画纸,我见到了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要是能看到这个广场,母亲心里会怎么想?


  猛地记起小伙伴说,今年又要回家扫墓。我一定要陪他看看没有围墙的新政府大楼和大楼前的广场,逛逛步行商业街。走累了,就在黄葛树下找个椅子坐坐,静静地看我们曾偷摘黄葛苞的那棵树,是不是同以前一样。


作者|沈治鹏

责任编辑|周晏如

公民报刊社中央厨房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明科研攻坚方向
    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 第一观察|同专家面对面,总书记主持的这场座谈会有何深意?
    答案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 【专题】疫情防控 人大在行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 要让年轻后生留下来
    说来也巧,就在陈春芳为给年轻人寻找发展平台苦恼之时,灵寿县在15个乡镇创设了农村...
  • 甘为生态建设、绿色发展鼓与呼
    通过调研,郭艳玲发现牧民保护草原的意识逐步提高。
  • 脚沾泥土 求索大计
    多年来,贾红涛始终格外关注农村教育问题。
  • 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
    “其实就跟郎导说的一样,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而是一直都存在的。”
  • “轧钢大师”的火红钢铁情
    “哪里有问题就到哪里解决问题。”
  • 坚守织机30年,把“工匠精神”织进每根纱线
    “三十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尽我最大能力做好每件事。”这是高苏娟常挂在嘴边...
  • 为集体经济注入“强心剂”
    德胜村,在杨恒俊的手里,强势跨入靖江强村第一梯队,实现了破茧成蝶式的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