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变”

热点 2019-9-26 红锦网

timg (7).jpg


  “哥,今年春节到深圳来过年吧,我买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到时把咱妈也从老家接来,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好团聚一下。”2018年9月的一个晚上,我接到了在深圳打工的弟弟的电话。


  看似平常的一个电话,却引出我的无尽思绪。


  我出生在一个小乡村,儿时记忆中有三怕。


  一怕下雨。当时家里住的是土坯茅草房,一到下雨天,真是屋漏无干处,屋外下屋里跟着下。盆呀、锅呀、碗呀,都成了我们接雨的工具,有时漏得接雨的工具都不够用。


  到了晚上,家里人也是彻夜难眠,我也不敢入睡,总担心房子会倒下来。


  二怕开学。进入新学期应该是一件好事情,但在开学前,父亲怎一个“愁”字了得。家里3个孩子要读书,几百元的学杂费成了家里最大的负担。


  有人劝说父亲,家里房子都快倒了、锅都揭不开了,还让孩子们上什么学呀,不如都出去打工。


  倔强的父亲并没有理会,而是走家串户,低声下气地求着别人借钱,供我们读书。


  三怕交公粮。不知怎么,我小时候总是吃不饱,家里的粮食也总是不够吃。


  有一次,妈妈为招待客人买了西红柿。我们平日里很少能吃到这类“好东西”,不到饭点就饿了的我、大姐、小弟,心照不宣地瞄准了它,一个一个“偷”出来生吃。等到妈妈做饭时,一篮子西红柿没剩几个,本来就寒酸的菜更是“摆不上桌面”。


  就这样,在饥一顿饱一顿中,盼到了麦收,想到终于可以大吃一顿了,可是等交粮回来,家里的粮又寥寥无几,还得找别人家借粮,一家人又在“清汤寡水”中艰难度日。


  “哥,怎么样呀?”电话那头,小弟在等我回话。


  “好,太好了,我一定去!”小弟的声音把我从儿时记忆中拉了回来。


  时间过得真快了,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二十多年里,我和小弟走出家乡到外边闯荡,家里的事操心得不多,可是家里却是好消息不断。


  1993年家里盖了新房,2006年义务教育不收学杂费了,2009年全面取消农业税……


  2015年,我和小弟相约回家过年,映入眼帘的是二层高的楼房,乌黑发亮的柏油路。


  由于变化太大,我们竟然找不到回家的路。


  “党的政策真的好,农民真的富起来了。”我和小弟发出同样感叹。


  “现在生活真好,不愁吃、不愁喝,我老太婆真是有福。”老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家里好事不断,城里生活怎样?


  我如今在重庆安了家,也算“农村包围城市”吧。


  小弟的表现最“亮眼”,他的成就还得益于良好的营商环境。


  记得1999年我刚从军校毕业,小弟也刚好退伍。农村政策不错,爸爸劝小弟留在家乡,可是他一心想去城市发展。


  从上海到青岛,从青岛到深圳,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闯,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地试,最终他选择到深圳打拼。


  他经常打电话给我说:“营商环境好,和人谈生意主要是看商家的实力如何、个人的信誉如何,没有那么多‘关系’在里边,几百万的大单谈一两次就搞定了,我在这里一定能够发展好。”


  听着他充满希望的话,我也总是鼓励他,宽慰他的心。其实,他当时干一年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呀!


  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间来到2010年,小弟的状况发生了明显变化。


  经过十几年的打拼,他成了一家装饰公司的销售经理,手下管着几十上百人,收入也有了很大提高,而且还买了房,成了真正的城里人。2018年10月,还把老妈从农村接到城里,说是要好好尽孝。


  2019年春节,我们一家人第一次在外地过年,而且是在一线城市深圳,心里美得不行。


  看了新闻才知道,原来,打工仔每年回家过年的惯例变了,现在流行的是接老人到城里过年。我们也“时尚”了一回。


  这就是我家二十多年里生活的变迁,看起来就是由穷到富、由农村到城市的一小步。放眼我们的国家,多的是城市化进程的一大步,党的富民政策的一大步。


  眼前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在党的好政策和个人努力奋斗的共同作用下取得的。


  作为一名在党的富民政策下富起来的农村人,我们牢记党恩,永远跟党走,因为我们知道是党让我们过上了好日子。


作者|张二生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明科研攻坚方向
    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 第一观察|同专家面对面,总书记主持的这场座谈会有何深意?
    答案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 【专题】疫情防控 人大在行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 要让年轻后生留下来
    说来也巧,就在陈春芳为给年轻人寻找发展平台苦恼之时,灵寿县在15个乡镇创设了农村...
  • 甘为生态建设、绿色发展鼓与呼
    通过调研,郭艳玲发现牧民保护草原的意识逐步提高。
  • 脚沾泥土 求索大计
    多年来,贾红涛始终格外关注农村教育问题。
  • 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
    “其实就跟郎导说的一样,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而是一直都存在的。”
  • “轧钢大师”的火红钢铁情
    “哪里有问题就到哪里解决问题。”
  • 坚守织机30年,把“工匠精神”织进每根纱线
    “三十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尽我最大能力做好每件事。”这是高苏娟常挂在嘴边...
  • 为集体经济注入“强心剂”
    德胜村,在杨恒俊的手里,强势跨入靖江强村第一梯队,实现了破茧成蝶式的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