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公粮

热点 2019-9-26 红锦网

  timg (8).jpg


  我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农村娃儿,家住距合川区涞滩场镇大约4公里的九龙村五社倒座厅院子。我家有三代8口人,年迈的祖父祖母、中年的父母、我和我的3个弟妹。


  作为孙辈中的老大,我自然就得主动参与家里的体力劳动,尽量为父母减轻一点负担。上公粮就是我参加的体力劳动之一。


  上公粮的粮站,位于渠江西岸的下涞滩,那里有一座大型的粮库。到了上公粮的季节,下涞滩就变得热闹非凡,每条通向下涞滩的道路上,都是络绎不绝前来上公粮的人。


  第一次上公粮,是我上初一的时候。


  那时的我刚满12岁,个头不高,体质也比较弱。尽管这样,我还是要趁星期天节假日,与大人一起上公粮。


  由于我年纪小,父母给我准备了两个小箩筐,可以装100斤左右公粮。我挑着两箩筐稻谷,与父母一起从家里出发,沿着蜿蜒曲折的下坡路,经团山堡、土地垭口、猫儿山去往下涞滩。


  因缺少长途挑担子的经验与耐力,我没挑多远便开始双脚打闪。为了逞能,我依然咬紧牙关,挑着担子继续朝前走,挑到了我家到下涞滩之间的石岸溪码头。


  石岸溪码头位于渠江西岸,我的伯父、父亲均在此出生,解放后我家才搬到看九龙村五社倒座厅院子。


  这里有不少人认识我父母的人,他们见我挑得吃力,不免有些心痛,劝我别硬撑,万一伤了力、闪了腰,今后就不能做重活了。石岸溪离下涞滩还有约2公里路,而且都是沿着渠江岸边的平路,我决定坚持往前挑。


  父母为了赶时间,挑着担子走在前面,我则咬着牙、拼着劲跟在后面。因走得太慢,我与父母的距离也越拉越远。不时有上公粮的人挑着担子从我身后超过,也不时有上完公粮的人挑着空箩筐从我面前走过,不少人看到会鼓励我说:“小娃儿不要怕,上几次公粮就习惯了,坚持就是胜利。”


  在自己的支撑与旁人的鼓励下,我终于挑着担子走到了下涞滩粮站,此时的粮站内仍等着不少交公粮的人。


  经过如此的磨练,我感受到上公粮的艰辛与光荣。毕竟,主动给粮站上公粮,是为国家作贡献。


  2006年1月1日,我国废止《农业税条例》,全面取消农业税。这对我国农业、农村、农民来说,无疑是一项极其重大的惠农政策。此后,农业基础进一步夯实了,农民负担减轻了、收入增加了。


  随着祖国的发展与富强,上公粮已成为历史。而如今,每当我回想起以前上公粮的情景,仍然感慨万千!


作者|周云

责任编辑|周晏如

公民报刊社中央厨房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明科研攻坚方向
    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 第一观察|同专家面对面,总书记主持的这场座谈会有何深意?
    答案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 【专题】疫情防控 人大在行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 要让年轻后生留下来
    说来也巧,就在陈春芳为给年轻人寻找发展平台苦恼之时,灵寿县在15个乡镇创设了农村...
  • 甘为生态建设、绿色发展鼓与呼
    通过调研,郭艳玲发现牧民保护草原的意识逐步提高。
  • 脚沾泥土 求索大计
    多年来,贾红涛始终格外关注农村教育问题。
  • 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
    “其实就跟郎导说的一样,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而是一直都存在的。”
  • “轧钢大师”的火红钢铁情
    “哪里有问题就到哪里解决问题。”
  • 坚守织机30年,把“工匠精神”织进每根纱线
    “三十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尽我最大能力做好每件事。”这是高苏娟常挂在嘴边...
  • 为集体经济注入“强心剂”
    德胜村,在杨恒俊的手里,强势跨入靖江强村第一梯队,实现了破茧成蝶式的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