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油灯

热点 2019-9-26 红锦网

timg (21).jpg


  上世纪70年代末,我还很小,家在丰都县偏远的双龙乡的一个小山村。那时多数的农村都没有通电,晚上只能靠煤油灯照明。


  家里用的煤油灯都是玻璃做的,玻璃座子、玻璃罐子,只有灯头是铁皮做成的。


  别看这小小的煤油灯,虽然跟萤火虫似的,但在那个年代,是每家每户必备的东西。不管是孩子读书、写字,还是大人们做夜饭、宰猪草、纳鞋底,都离不开它。


  为了方便,妈妈在每间屋子都放了一个煤油灯。家里人多,就多点几个煤油灯;如果只有一个人,那人到哪儿,煤油灯就端到哪儿。


  玻璃做的煤油灯很容易打倒、摔碎。由于我家离场镇较远,要买新的煤油灯很不方便,煤油灯打碎后,妈妈就会自己“生产”。


  我清楚地记得妈妈是怎样做煤油灯的。


  把做煤油灯的材料齐:墨水瓶、旧电池和一截棉线。将废电池的铁皮取下来,卷成一个小圆筒;用一根铁丝将一小撮棉线穿进铁皮筒,做成灯芯;往墨水瓶里倒入大半瓶煤油,再将灯芯插入墨水瓶,一盏简易的煤油灯就做好了。


  通常,火苗会随风左右晃动,影响我们写作业,我们就只有用书本把灯挡住。如果是灯芯小了,不太亮,妈妈就会用一根针将灯芯往上拔一拔,屋子一下子就光亮很多。到屋外取东西时,还得给灯装上一个罩子,以免被风吹灭。


  到了1985年,我们村通了电,家家户户用上了电灯。


  安装电线的情景,我也记得很清楚。


  全村人在村长的带领下,齐心协力地抬电杆、背电线,为电工跑前跑后递东西。用了四天的时间,电终于通到了各家各户。


  通电的第一个夜晚,家家户户把电灯点亮,整个村子灯火通明。


  在灯光的映照下,大家聚在一起高兴地说着、笑着,孩子们高兴地在灯光里跳来跳去,做“踩影子”的游戏。一整个晚上,大家都兴奋得睡不着觉。


  从那时起,我们告别了煤油灯,煤油也成了“易燃的危险品”,慢慢远离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现在,各种各样的灯,如吸顶灯、壁灯、台灯等,都走进了寻常百姓家里。只要把开关一接,屋子跟白天一个样,方便了人们的生活。


  许多家庭还安装了彩灯、射灯等,遇到节日,各种颜色亮起来,把整个房间装扮得非常漂亮,增添了喜庆、热烈的节日氛围。


作者|杨淑萍

责任编辑|周晏如

公民报刊社中央厨房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明科研攻坚方向
    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 第一观察|同专家面对面,总书记主持的这场座谈会有何深意?
    答案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 【专题】疫情防控 人大在行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 要让年轻后生留下来
    说来也巧,就在陈春芳为给年轻人寻找发展平台苦恼之时,灵寿县在15个乡镇创设了农村...
  • 甘为生态建设、绿色发展鼓与呼
    通过调研,郭艳玲发现牧民保护草原的意识逐步提高。
  • 脚沾泥土 求索大计
    多年来,贾红涛始终格外关注农村教育问题。
  • 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
    “其实就跟郎导说的一样,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而是一直都存在的。”
  • “轧钢大师”的火红钢铁情
    “哪里有问题就到哪里解决问题。”
  • 坚守织机30年,把“工匠精神”织进每根纱线
    “三十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尽我最大能力做好每件事。”这是高苏娟常挂在嘴边...
  • 为集体经济注入“强心剂”
    德胜村,在杨恒俊的手里,强势跨入靖江强村第一梯队,实现了破茧成蝶式的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