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梦想

热点 2019-9-26 红锦网

timg (23).jpg


  我出生在上世纪80年代,我爸妈出生在上世纪50年代,而我的爷爷奶奶出生在上世纪30年代。


  我们家三代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


  爷爷


  奶奶嫁给爷爷的时候只有十七八岁,与爷爷相濡以沫二十余载就因病去世。


  他们一共育有6个孩子,我爸排行老大。现在想想,挺佩服他们的,在吃穿困难的年代,还要拉址6个孩子。


  爷爷说,最困难的时候,真的是吃野菜度日,大人们饿得面黄肌瘦,孩子也比现在幸福的娃们瘦小很多。


  虽然生活困难,但母慈子孝,兄弟姐妹互相谦让,日子贫困而又幸福。


  爷爷7岁就没了父母,13岁被抓壮丁,流浪在外,回到家乡后生儿育女。


  爷爷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最大的心愿是不再战乱、家里不愁吃穿,能亲眼见一见毛主席就更好了。


  爸爸


  爸爸出生的年代,大多数家庭都有好几个孩子,多到十几个都不足为奇。


  村大队实行记工分制度的时候,爷爷因为是残疾军人,在大队当会计可以得到一点工分。年幼的爸爸是几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必须担起重任,和大人们一起挑粪桶。实在挑不起就悄悄地把桶改装了,让底座高一点,可以装少一点。也许是村里人善良,比较包容年幼的爸爸,这事一直没人发现。


  听妈妈说,爷爷家从前最常吃的就是酸菜米珍,人多不够分,通常会煮得很清,常被别人取笑说稀饭清得像面镜子,可以照清楚鼻子、眼睛。


  这个话题,至今都是爸爸妈妈茶余饭后的笑谈。


  因为家里太穷,爸爸17岁便去当兵,因为年纪不够还改大了一岁。部队发的工资、粮票,爸爸都如数上交给爷爷奶奶,供我的叔叔姑姑们生活和上学。


  爸爸转业、结婚生子后,带着妈妈和哥哥搬到了市区,一家人过着平凡朴实的城市生活。


  爷爷的心愿由爸爸完成了,一家人能够不愁吃穿。


  其实,爸爸自己也有一个心愿——能到首都北京,亲眼看看天安门,看看升国旗仪式。


  作为一名老兵,这样的爱国情怀应该一辈子都不会消失。


  遗憾的是,爸爸因为一直忙于工作,直到生病去世都没有达成心愿。


  


  我家到市区定居后就有了我。


  上世纪80年代,商业环境进一步宽松,个体户、私营企业越来越多,万元户是当时有钱人的代名词。


  人们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不富裕但蒸蒸日上,我们一家四口的小日子也越过越好。


  那个时候,爸爸的梦想成了我们全家的梦想。


  我们期待着有一天,全家一起去北京,亲眼看看升国旗仪式,看看我们在小学课本上的天安门。


  直到我参加工作,终于有了到北京学习的机会。


  凌晨两点,我便去天安门广场上等候着。听见国歌声和仪仗队铿锵有力的脚步声,看见伴随着太阳一起升起的国旗,我的心潮瞬间澎湃起来。


  而此时,我的鼻子也酸涩起来,低头轻轻地说:“爸爸,你看见了吗?这就是我们的祖国。”


作者|贾燕

责任编辑|周晏如

公民报刊社中央厨房

阅读372次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
    中华文明历来主张天下大同、协和万邦。
  • 《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在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要落实主体责任,加强对中央和国家机关党的建设的领导。
  • 【专题】学习宣传贯彻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
  • 【专题】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
  • “干了社区工作,就要干好”
    大茂社区实现了所有自然村通自来水、通公路、统一保洁。
  • 建设现代化整洁有序城郊村
    “让他们生活得更好,就是我最大的职责。”唐雪飞说道。
  • 一心一意为村民谋福祉
    郑宝贵自担任村干部以来,总是把为什么要当村干部,怎样当好村干部放在心上。
  • 个体工商户代表的“热心”
    “李海娥是个热心人。”这是许多群众对李海娥的评价。
  • 让民间艺术在程式化制作中创新
    以独有的中国民间元素,向世界发出强烈的中国文化自信的信号。
  • 他的“水稻梦”
    徐金昌带领184名乡亲成立了科右前旗金米粒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