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路

热点 2019-9-27 红锦网

  timg (26).jpg


  青葱的五月,伴随窗外的鸟叫声,沉睡的慵懒在微风吹拂中渐渐褪去。家乡静卧山间的那条小路,已成为难以割舍的回忆,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小路泥泞


  高低错落的梯田延伸到百米悬崖边上,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直达山顶,通往山外。


  山区的夏季雨水特别多。在雨水的冲刷下,田坎变得油亮油亮的,一脚踩下去便会陷入泥潭,经常不小心摔倒坐一屁股泥。


  那时,我不懂细雨朦胧的浪漫,更不懂大雨滂沱的激情。我抓起帆布书包,斜跨在肩上,撑着一把破旧小伞出门,在泥泞中挣扎着赶往学校。原本半小时的路程,却走了一个半小时。


  走进教室的一瞬间,我心里顿生恐惧,迟到怕被老师骂、衣服湿了被同学笑,伞还是破旧的。全班同学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我——全身湿透,头发上有豆大的水珠滴下,裤子、衣服紧贴皮肤,书包里七本书全部淋湿。


  那条布满脚印的的泥泞小路,成了难以抹去的“羞耻”,却承载了我心里的另一条“路”。


  开山凿路


  上世纪80年代初,三爷家种了几棵桃树。夏至前后,挂满树梢的香桃又大又红,让我和小伙伴垂涎不已。


  拂晓时分,三爷搭着梯子摘桃,装了满满的两大筐。挑着桃子的三爷沿着悬崖边的“羊肠小道”一步一晃悠,早早地往集市上赶。他找到街边一小块空地,小心翼翼地卸下箩筐,不到晌午便卖得精光。


  三爷挑着空筐,满心欢喜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一场大雨倾注而下,让小路变得泥泞。三爷忽然脚下一滑,坠下悬崖不幸身亡。


  三爷之死,带来的不仅是乡亲们的伤痛,在家门口建一条通往山外的公路也就成了乡亲们的心愿。


  父辈们扛上工具开山辟石,干得热火朝天。一家老小都来到工地上,忙着递茶水、捡碎石、填沟壑……终于修了一条两车宽、泥石铺就的简易公路。


  尽管通车了,却是“一行二三里,停车四五回,抛锚七八次,八九十人推”。晴天里,车辆后面灰尘滚滚;雨天里,车轮把凼凼里的泥水飞溅一地,乡亲们走在路上,还得远远地让开。


  大伯借钱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跑运输,帮人运农资进来、装果蔬出去。乡亲们也开始做点小买卖,有的开面坊、有的打豆腐、有的办养猪场……他们拖着板车走在这条泥石公路上,比原来的羊肠小道安稳多了。


  伙伴们早已成为腰圆膀子粗的青壮劳力,嘴边时常挂着“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纷纷沿着这条路出山南下,走进沿海企业车间的流水线,开始了城里的打工生活。


  飞跃天堑


  后来,这条泥石公路作为连接万州、云阳、奉节的交通要道,被改造成了宽阔的柏油公路。乡亲们再不必担心雨天会滑倒、石子会绊脚,彻底告别了“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窘境。他们还在宽阔的道路两旁种满了广柑、柚子等果树。


  五年前,国家施工队进驻我的家乡,用三年多的时间,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建成的铁轨如同一条条巨龙横卧山岗,动车飞跃一道道天堑,在峰峦之间纵横驰骋。


  去年春节,让我初中同学陈鑫最兴奋的事,莫过于坐上了高铁。2016年11月,家乡高铁开通,从重庆主城出发到万州,时间缩短了2个小时。


  陈鑫的家住在集镇上,他读大学时离开家乡。那时去重庆主城,得先坐大巴车到万州码头,再转乘长途汽车或轮船。为抢到一个座位,很多人从车子窗户里钻进去,与此有关的记忆都是与“痛苦不堪”四个字相连。


  陈鑫离开家乡好多年,无法经常回家,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忙,更重要的是路上花费的时间太长。“我不太喜欢坐汽车,一坐要六七个小时。”陈鑫说。


  高铁开通,对于像他这样在重庆主城上班的人来说,以后回家探亲可以节省不少时间。“现在高铁开进了山,我与家的距离更近了!”他一脸高兴地说。


  时代发展的列车滚滚向前,改革开放改变了乡间的小路,也悄然改变着大山的容颜,让乡亲们的幸福感不断增强。透过一幕幕图景,我仿佛看到,在发展的道路上,那条儿时记忆里的泥泞小路,正铺展成一幅幸福的画卷,不断向前延伸。


作者|谭舰

责任编辑|周晏如

公民报刊社中央厨房

相关新闻

RELEVANT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指明科研攻坚方向
    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
  • 第一观察|同专家面对面,总书记主持的这场座谈会有何深意?
    答案就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
  • 【专题】疫情防控 人大在行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 要让年轻后生留下来
    说来也巧,就在陈春芳为给年轻人寻找发展平台苦恼之时,灵寿县在15个乡镇创设了农村...
  • 甘为生态建设、绿色发展鼓与呼
    通过调研,郭艳玲发现牧民保护草原的意识逐步提高。
  • 脚沾泥土 求索大计
    多年来,贾红涛始终格外关注农村教育问题。
  • 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
    “其实就跟郎导说的一样,女排精神不只是在胜利的时候才有,而是一直都存在的。”
  • “轧钢大师”的火红钢铁情
    “哪里有问题就到哪里解决问题。”
  • 坚守织机30年,把“工匠精神”织进每根纱线
    “三十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尽我最大能力做好每件事。”这是高苏娟常挂在嘴边...
  • 为集体经济注入“强心剂”
    德胜村,在杨恒俊的手里,强势跨入靖江强村第一梯队,实现了破茧成蝶式的华丽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