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七十年

社会 文化 2019-10-9 红锦网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52.jpg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军绿色 成为流行色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03.jpg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确良 花衬衫备受女性青睐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30.jpg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更多 面料出现在人们日常生活中


  五月的风吹拂阳台上的绿植,薄荷叶浸泡在温热的茶水里,沙发背景墙上挂满泛黄的老照片——这里是65岁的蒲佳斌位于九龙坡的家。


  她身着花色讲究的亚麻家居服,样式简洁的金质耳环在耳畔轻晃。


  这位在亲朋好友眼中“一辈子爱美”的重庆女性,拿出更多满藏回忆的照片,为我们讲述了一段关于服饰的光阴故事。


儿时春节的新衣


  那种欢愉难以被替代


  蒲家有五姐妹,人称“五朵金花”,蒲佳斌排行老四。2009年,蒲佳斌从单位退休后,比以前更热衷服饰了。


  打开她的衣柜,斑斓色彩跃入记者的眼帘,里面自然少不了一些压箱底的“宝贝”:母亲做的手工棉裤、丈夫用缝纫机做的百褶裙、重磅真丝过膝长裙……老式样的衣服,承载着绵长的岁月。


  新中国成立之初,布料定量供应,“凭票买布”成为人们共同的记忆。最困难的时候,一人一年的布票只能买几尺布。


  蒲佳斌出生的1954年,正处于那段“大改小、旧翻新、补丁摞补丁”时期。好在她母亲是个能干贤惠人,把一家人的衣服张罗得井井有条。


  小时候,蒲佳斌最开心的就是每年过年,她们姐妹五人都有一套新衣服穿。母亲往往提前一两个月就开始准备,全靠一针一线手工缝制,连扣子也细心地用布料包裹。“大年三十晚上,趁我们睡着了,她就把新衣叠放在我们床头。初一一早醒来,我们看见了便高兴得不行,互相挤眉弄眼地打闹着穿上新衣。”蒲佳斌说,这些新衣其实是套在棉袄棉裤外面的纯棉罩衣和罩裤,图案是小朵花或者小格子。


  母亲自己穿得非常朴素。那时人们的观念还非常保守,低调内敛的蓝、黑、灰是主题色。在蒲佳斌的记忆里,女性都穿“老三色”的对襟衣裳,着长衫的男性逐渐减少,开始以中山装为主。


  初期的中山装样式比较呆板,于是有人根据其特点,设计出了款式更简洁明快的“人民装”“学生装”,备受年轻人追捧。“列宁装”也是当时的流行服装,男女争相穿着,以显示思想进步。


  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日子过得比较艰难。“‘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肚子都吃不饱,衣服上有补丁就很常见了。”蒲佳斌说。


  捱过那段艰难的时期,生活渐有起色,颜色鲜艳的“布拉吉”(连衣裙)从苏联传入中国,但其流行只限于条件较好的家庭,大多数人仍需节衣省布。


  而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军装热”开始引领潮流。“现在只要一闭眼,就能回想起满街的军绿色。”蒲佳斌说,即便是在如此拮据的年代,母亲也竭尽全力为孩子们的童年增添暖意和色彩。


  “家里孩子多,再怎么省着用,布料也难免捉襟见肘,母亲总是想方设法寻找替代品。我印象最深的是,不知她从哪里找来一种特别的胶布,放大盆子里泡着,再使劲搓洗掉面上那层胶,剩下一层白布用来给我们做圆领短袖或者贴身衣裳。”记忆虽然已经泛黄,但母亲辛劳的身影依然清晰。


时髦莫过的确良


  她穿上男友亲手缝纫的裙


  进入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为的确良的出现,人们的记忆开始被染上鲜亮的色彩。这种化纤面料现在看来有些土气,也并不舒适,在当时却是时髦的代名词。


  这期间,正值花样年华的蒲佳斌恋爱了。对象在重庆通用机械厂上班,长得端正、为人也好。每周三是小伙子的固定休息日,到蒲佳斌家从不空手,不是拎菜就是拎水果。


  有一天,小伙子藏了东西在身后,遮遮掩掩挺神秘。姐妹笑着起哄,将东西抢过来一看:一套款式新颖的的确良衣裙!


  “是他亲手缝制的。花短袖别致的领口由数个等大的菱形图案依次拼接而成,天蓝色的百褶裙是侧边扣,刚及膝。”蒲佳斌身材苗条,穿起来既合身又好看,可把姐妹们羡慕坏了。


  “当时解放碑只有一家熨烫店,我经常送裙子过去烫。店里并不打挤,大多数人都还舍不得花钱烫衣服。”但蒲佳斌坚持这么做,“看师傅把一个个褶皱捋顺烫平,心里就美滋滋的。”


  后来,蒲佳斌有了更多新衣服,其中不少都由男友“定制”,“经常是看到别人穿啥好看,跟他一描述,隔一段时间他就像变戏法似地做出来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缝纫机走进百姓家。由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组成的“三转一响”,成为大部分女性择偶的重要标准之一。


  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蒲佳斌口中的“新名词”变多了。尼龙绸夹克、富春纺裤子……更多新面料出现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对美和时髦有了新追求。


  沙发背景墙上的一张老照片非常醒目。蒲佳斌戴着墨镜,翘着二郎腿,侧身坐在江边的大石上,任一头卷发在风中飞扬。即使照片是黑白的,也难掩她的一身时髦感。


  “1975年在北碚拍的,那时不仅流行戴墨镜、穿花衬衫,也时兴穿北碚布鞋。白色胶质平底,有提兜、侧扣、松紧等式样,好看又好穿,几块钱一双,我一次要买两三双。”蒲佳斌说。


  再细看1976年她与丈夫的结婚合影,照片中的女式白衬衣又有所不同,衣领从传统的方领变成了圆领带小尖角,更加别致。


  1978年,蒲佳斌首次身着毛衣拍照。“那时开始流行用腈纶线手织毛衣,配色上也比较讲究。假设是红色毛衣,往往会搭配黑色三尖角或者菱形图案。”


  在这些照片中,蒲佳斌是清一色的卷发:“七十年代就流行烫头发了,常常可以看见一些男娃儿穿紧身花衬衣、大喇叭裤,梳爆炸头,戴蛤蟆镜,提着三洋收音机,放着迪斯科。我们也穿喇叭裤,但要保守一些,通常是微喇。不过头发一定要烫,一般是自己在家用烧红的火夹子一夹一裹,头发就变卷了。”


  老照片轻敲时间的门,一切恍如昨日。这一身身服饰,见证了她的爱情和她的芳华。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36.jpg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女青年 们热衷“斩裙”比美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17.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西装套 裙配皮鞋风靡一时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09.jpg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皮衣成了 流行时尚


微信图片_20190522095747.jpg

进入二十一世纪,品质穿着蕴 藏优雅与气场


的确良不再“一统天下”


  蝙蝠衫、牛仔裤轮番登场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时间来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歌手罗大佑唱着《光阴的故事》,开启了中国流行音乐新篇章。


  同样迎来“春天”的,还有国人的服装。


  改革开放后,人们似乎在顷刻间迸发出对服装的热爱、对美的追求。就像有个声音在耳边说:爱美的人啊,且去穿着吧,别辜负时代和此生!


  1983年11月22日,商业部发出通告,宣布从该年12月1日起全国临时免收布票、絮棉票,1984年也不再新印发。流通了30年的布票从此废止。


  观念和政策的转变成为我国纺织品与服装消费的“催化剂”。的确良不再“一统天下”,涤棉、纯棉、丝绸等更为透气、吸汗的布料开始受到人们的欢迎;花衬衫也不再是女人们的最爱,西装、长裙、蝙蝠衫、牛仔裤轮番登场。蒲佳斌最偏爱长裙,那段时期的很多照片中,都有她长裙摇曳的身影,“最多的时候衣柜里有七八条,有雪纺的和真丝的,花色都不重样。”她说。


  不单是她,重庆夏天的街道上、校园里,处处可见花裙翩飞。1984年上映的国产电影《街上流行红裙子》中,也呈现了当时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出现女青年“斩裙”比美的场景。


  上世纪九十年代,和大多数爱美的人一样,蒲佳斌也在追逐时髦的道路上越行越快。西装套裙、皮裙、皮背心、真丝长裙、风衣、毛线裙……无论潮流如何变化,蒲佳斌总是紧跟步伐。穿在脚上的也不再是布鞋,而是更加时尚的黑白中跟皮鞋。


  她不仅给自己打扮,还颇花心思在女儿的穿着上。


  女儿1981年出生,给这个小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他们家也多了一名“小时装精”。女儿9岁那年的留影中,小女孩穿着黄色娃娃裙,可爱又洋气,尤其领口、腰部以及裙摆的设计非常别致,看起来就像现在的高级定制。


  “这是我在书上看到的式样,买了布料请人帮忙做的。”蒲佳斌说,当时了解时装信息的方式,基本上就是看新出的书、逛街时观察别人的穿着,因此人们买东西也喜欢跟风。令蒲佳斌印象最深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流行皮衣那阵,她与单位的女同事几乎人手一件。


  与此同时,人们在服装上的开销也越来越大。


  “那时我的月工资已涨到380元左右,但订做一条裙子就要花180元。逛街的频率也非常高,尤其爱光顾新华路的旧货市场,只讲好看不讲牌子。”蒲佳斌说,那时候不需要买房买车,基本开销就是吃穿用度,买起衣服来难免“大手大脚”。


  除了热衷购买衣服,人们开始关注配饰,蒲佳斌也不例外,各种金银首饰买了不少。


  仿佛爱美的天性被压抑太久,进入新千年后,人们在服装消费上表现出补偿性的狂热,同时造就了一段争奇斗艳的岁月。


时装派对轮流开


  和老闺蜜们把美衣换着穿


  “滴滴!滴滴!”蒲佳斌手机的微信消息提示声不时响起。她的闺蜜群很多,群里每天都很热闹,往往有人一声吆喝,一个约会就被愉快地确定下来了。


  到了约定的这一天,闺蜜们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拖着装满美衣的行李箱就来了。


  “你看,这是上个月在我家拍的。”蒲佳斌指着最近一次“时装派对”的留影给记者看。


  在自制的动态相册里,墨镜、宽檐帽、五彩丝巾、露肩上衣、桃红长裙,配上勾着帽檐、插在腰间的丰富姿势……这些与蒲佳斌同龄或更年长的阿姨们笑容灿烂,用斑斓的色彩点亮并温暖了彼此的晚年。


  进入21世纪后,人们的消费观念也发生了变化,在兼顾美观的同时,变得更加重视衣服的舒适感。


  “别看聚会时穿得花哨,其实买衣服我们很看重品质和品牌。”蒲佳斌说,“也尝试过让女儿帮我网购,但我还是更喜欢逛实体店,什么质地、穿上合不合身,一试便知。”


  解放碑的商场依然是她“血拼”的主战场。穿着一件件美衣,蒲佳斌访名山大川、享阳光沙滩,国内外都有她留下的足迹。适应不同地点和场合,蒲佳斌也穿出了属于自己的品味。


  记者翻看到一张2013年她在韩国某体育场的照片。


  照片中,蒲佳斌戴着墨镜,卷曲的发间露出珍珠耳钉,穿着花色考究的针织衫,左腕间一只玉镯。不管是气质还是穿着,都有一种经岁月沉淀后的优雅与淡然。


  回看自己六十余年的衣着变迁,蒲佳斌也带着一种“审视”的心情。但一颗爱美之心,难免将她卷入又一轮时尚的浪潮中去。


  “以前戴纱巾、围巾,我从来都是系脖或者披肩,不曾像现在这样用双手拉开让它迎风飘扬。”看着自己的近照,蒲佳斌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作者|宋婷婷

编辑|刘婷婷

责任编辑|周晏如

相关新闻

RELEVANT
  • 摄影机为啥爱山城?
    完善产业链条、推动文旅融合,电影和城市一同成长。
  • 三代人 二十年
    澳门回归祖国的20年,参与67万澳门人不同的人生阶段,以年龄视角看澳门,组合出的...
  • 中小学放春秋假真的要来了!
    制定出台中小学放春假或秋假办法。
  • “两江四岸”展“新颜”⑤:沙滨路磁器口滨江段
    围绕“四带”的目标定位,将磁器口片区打造成为“沙磁文化湾,文创汇聚地”。
  • 江津区嘉平镇:抓民生实事,促幸福生活
    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
  • 江津区双福街道:人大监督促征拆“新答卷”
    新区城市要发展,工业项目要落地,征拆工作是重中之先。
  • 江津区慈云镇:“五个振兴”构建乡村振兴融合发展新格局
    如今,美丽如画的乡村已破茧化蝶,广袤田野正升腾起勃勃生机。
  • “四次联评”激发履职活力
    西湖镇人大在骆来选区组织开展代表述职测评活动。
  • 江津区嘉平镇:改善农村人居环境 人大代表在路上
    在镇人大的监督及支持下,镇卫健办、镇市政办、镇农服中心通力协作,共同推进了镇农村...
  • 网络众筹平台 如何监管?
    包括“水滴筹”在内的多家网络众筹平台线上活动存在诸多隐患。